一颗糖瓜慧

帅气又可爱 励志做一个甜文写手
黄少天厨 赤黑only 全职杂食

[赤黑]惊不惊喜,意不意外(abo)03

私设有


ooc有


希望大家能够喜欢


最近很忙真的很抱歉


有什么意见和建议直接说就好了


我很谢谢大家的喜欢和评论


晚安


如果时间能够倒流,赤司征十郎想着一定要阻止曾经缺心眼的自己,要不然怎么会落到今天这样一个打脸的下场。


简直是太蠢了。


对于出版社以及众位写手和画师还有粉丝来说,‘天体爆炸’是一位很神秘的大佬,线下聚会以及签售会诸如此类从未参与过,很少有人见识到这位大佬的真正面目。


甚至有过长相奇丑,身高一米五,身残志坚羞于见人的传言,这...

明明是个学画画的结果安心写文……真奇妙

【赤黑】童年恶友

ooc是肯定的

就是心血来潮想到的就写了

就是单纯想写俩人互怼互熊

希望大家开心

在第八十一次被母亲惩罚揪到花园给种的菜施肥除草的时候,黑子哲也表示他真的最讨厌赤司征十郎了。
别人家的孩子真的太讨厌了。

黑子哲也蹲在菜旁,做出一副沉痛的深思模样,实则想尽办法准备偷懒。他实在不懂别人花园里要么种花要么就是一片可以玩耍的草地,而自己的母亲却别出心裁得想到了如此接地气的规划,将本是花园的一片地里种满了茄子和小辣椒以及大蒜。而自己皮一下必会被赤司搅局,然后被母亲发配到菜园子里来美其名曰锻炼身体提前感受生活的不易社会的心酸的除草惩罚。

而次次黑子哲也都要告诉自己你已经是个大孩子了,你不能和赤司那个小朋友置气...

【赤黑】馋嘴

cp:赤司征十郎x黑子哲也

是上次芋真的点梗@Ushin 

希望大家喜欢

毕竟ooc属于我,人物属于卷叔

赤司征十郎将最后一盘蛋糕胚放进去烤箱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了,从厨房的窗户看出去,街道上空荡荡的。暖黄色的路灯下有些许小虫聚在灯下打转,令夜晚不至于那么寂寞。
打开电脑公众号,是各种询问定制蛋糕和甜品的消息,叹了口气一边庆幸自己现在生意越来越好赚得越来越多一边觉得也越来越累了。笑了笑,将电脑关上准备去休息了。
爬上床的时候又突然想起什么,把另一个私人社交账号打开发现两个小时之前有一条私聊。
Ambrosio: 今晚上上游戏么?
这才想起自己前几天约了游戏队友打竞技场。觉得果然是太忙了都忘记...

【杂谈/转载】我希望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认真的和你们谈谈

其实没有反馈我就觉得写的很差劲不想产粮了_(:_」∠)_
有回应就真的非常感谢对我的肯定和喜爱
就算只有几个人喜欢我也愿意给喜欢我的人继续产粮

香丝凉皮儿:

傲寒404:



这是个情绪的宣泄口,也是我暂时停下更新开始扫文的原因。



我想请问一下,你真的“小”吗?


可能你从未意识到,对于一个普通的写手来说,你的反馈意味着什么。



  • 小红心=我读过了您的文,很喜欢,谢谢。


  • 小蓝手=我读过了您的文,喜欢,并且希望能推给更多的人看。


  • 评论=我读过了您的文,想说一些我...

这里阿慧
赤黑厨
黄少天迷妹
杂食党
偶尔性不太喜欢一段时间爆火的东西 反应迟钝
年更选手,随缘更新
很希望得到喜欢证明自己
欢迎来唠嗑和催我(不

谢谢还愿意喜欢我的你们

【赤黑】入夏

之前初春的后续


又名


两个怂货的双向暗恋


可喜可贺


对于喜欢的人、事、物要勇于追求,这是黑子的母亲清子女士为他上的第一课。


其实在很久以前黑子就见到过赤司征十郎了,且十分狗血和俗套。那时候他们都还小,我们的哲三岁正是刚学会化型的时候,不同于现在。

十分活跃

经常趁着长辈不注意偷偷溜出去玩,结果一个不慎踩到一个不知道什么时候的捕兽夹,腿受了伤变回了原型。正好碰上了暑假回老家探望爷爷上山游玩的赤司,年幼的赤司以为那时候的黑子是条小白狗,便救了他。在包扎伤口的时候小赤司还在一直碎碎念,那时候的黑子表示:鱼唇的人类吵死了!我是狐妖才不是...

【赤黑】初春

这是一篇写给wu'li大鸟的生贺

被我拖了好几天才写出来这么一点点

还望不嫌弃

@恋爱病 

还是再祝一遍我的大鸟生日快乐!

“站住。”赤司开口,“别藏了,拿过来给我看吧。”
被点名的小职工简直想扇自己一耳光,上班时间没事刷什么爱豆动态,刷动态被抓到就算了,还被经理抓到真的是流年不利……这位小职工一边战战兢兢地想着一边将手里的iPad递给赤司。生怕对方出口责骂一怒之下炒了自己的鱿鱼。
结果对方拿到平板,看到显示屏中的人倒是愣了几秒没出声,反而心情变好,甚至一反常态笑了起来。
“能令人喜欢到这种程度倒也不奇怪。”
留下这句摸不清头脑的话,将平板还给这名职员,让人有些一头雾水。

真的,他就是有这种

啊啊啊啊啊恭喜我的天天宝贝成年了!

【赤黑】惊不惊喜,意不意外(abo)02

人物属于卷叔,ooc属于我

私设多

打脸真快乐

以上,祝食用快乐

啾咪

好看,好看就是矮了点,很厉害。
这是黑子哲也对赤司征十郎的第一印象。

黑子哲也虽然在旁人眼中一直是面瘫和沉默寡言的形象,但是其实和万千Omega一样喜欢好看的事物,更具象化一点就是颜控。而且黑子哲也是个死颜控,包括所交往的一些好友,举个例子:名模黄濑凉太。
如果不是因为他的脸,黑子是不会容忍他最初的不善和最后成为朋友之后的黏糊。(今天的黄濑依旧遭人嫌弃呢。)
同上,没有一张好看的脸是无法在黑子心中的地位深入。

黑子和赤司的第一次交流是某一次黄濑死缠烂打拉去帮忙救场,重新绘制社团需要的海报。
第一眼,这个人真好看,第二眼,很符合我的审美;第三眼...

© 一颗糖瓜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