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吃魔法豆的鸡汁慧

这里是可爱又帅气的慧子
黄少天厨 赤黑only 全职杂食 APH朝耀 霍比特密林父子
不喜欢和不熟的人开太过的玩笑
还有就是明明就是个丑鬼却喜欢自拍哈哈哈哈

[赤黑]仅此而已

小学生文笔

希望大家多多担待

恩。。。be。。。。

cp:赤黑

欢迎提出意见和建议_(:з」∠)_

1

征君要结婚了呢。黑子看着黄濑送来的印刷精美的请柬如是想到。

“小黑子……如果不想去可以不用勉强自己……”黄濑看着愣神的黑子忍不住劝阻。

“黄濑君谢谢你,我没事。”

“可是!小黑子……”黄濑不禁有点着急。

毕竟他是看着他们一路走过来的呀。

“黄濑君我真的没事,征君如果能幸福的话我很开心。”黑子微笑着。

哪怕站在他身边的不是我。

“那…小黑子,你要多多保重!我先走了。”张了张口才发现自己吐不出什么安慰的话,只得匆匆离去。

2.

黄濑走在路上回想起国中的时候,那时候的时光多美好啊,可是却那么容易破碎,转瞬而逝。

那时候训练完了之后,黑子因为体质问题总是会很吃力,但是仍然坚持着,往往一场训练下来脸色差的要命。针对这件事,就算是绿间也偶尔别扭的去提醒过黑子,但是他仍然坚持这样。

后来有一次在更衣室看见黑子枕在赤司的腿上,脸上盖着毛巾一副虚脱的模样,赤司在一旁整理着今天的记录一边无奈的对黑子说:“你啊真是太固执了。真太郎也来说你了吧。”

“我只是完成应该完成的训练而已。”黑子把毛巾取下将头抬起来看向赤司。

“真是拿你没办法。”赤司无奈的笑笑低头在他额头上轻轻吻着。

那是黄濑第一次在赤司的脸上看见他对一个人的宠溺,而且还是同性。但是他并不觉得恶心。

次日,和黑子单独训练的时候,黄濑偷偷的问黑子,“小黑子你是不是…呃……”黄濑挠了挠脸继续问,“和小赤司在一起啊?呃…抱歉问了小黑子你这种事……就当我没说过好了!!”黄濑脸色尴尬地对黑子摆手。

“我和赤司君是情侣。”黑子鲜有地微笑着和黄濑说道。

“诶!!”黄濑有些惊讶,就这么承认了?

“是啊,不过还请黄濑君保密哦,其实紫原君青峰君绿间君还有桃井桑都知道的。”黑子说着,可是嘴角的弧度又大了些。

那是,黄濑第一次在黑子的脸上见到这样的表情。那么的幸福还有开心。

“我一定会帮小黑子保密的!”黄濑激动的说着。

“那就谢谢黄濑君了。”

那时大家都还年少,总是一如既往相信一定会幸福,我们一定会一直在一起。

黑子送走了黄濑以后,做什么都心不在焉的。切菜得时候甚至会一不留神切到手指,直到感受到指尖传来的疼痛才堪堪回过神来,忍不住叹了口气。

振作点啊黑子哲也,这样郁郁寡欢的样子可不是你。

3.

直到赤司结婚的前一天晚上,才真正反应过来。

他明天就要结婚了。

他会有一个优雅温柔的妻子,不久的将来他们还会有可爱的孩子。

可是这些我都给不了他啊。

4.

今天要结婚了,不知道哲也会不会来。看着不远处被一群人围住将来要成为自己妻子的人,心里不由得一阵钝痛。

毕竟是自己先失约的啊。

“小赤司,我有跟小黑子说,但是我不知道……”黄濑看着赤司一副无精打采想着什么的模样,忍不住上前。

“凉太,没关系。”赤司看着周围面露担忧的好友们说道。

5.

婚礼开始了,可是仍旧不见黑子的身影。

赤司侧头看着挽着自己手臂笑魇如花的未婚妻。

马上就应该是妻子了。赤司在心理默念了一句。

6.

“你愿意娶这个女人吗?爱她、忠诚于她,无论她贫困、患病或者残疾,直至死亡。你愿意吗?”

赤司看着马上成为自己妻子的这个女人,露出得体的微笑,回道:“我愿意。”

“你愿意嫁给这个男人吗?爱他、忠诚于他,无论他贫困、患病或者残疾,直至死亡。你愿意吗?”

“我愿意。”

牧师笑着看向这对新人说:“请新郎新娘交换信物。”

皆大欢喜,掌声与祝福四处向着他们涌来。

郎才女貌,无比般配不是吗?

7.

黑子站在教堂的外面,听着牧师缓慢地念着婚礼誓词。当听到赤司说出“我愿意”时,还是忍不住鼻子一酸。

——你愿意嫁给这个男人吗?爱他、忠诚于他,无论他贫困、患病或者残疾,直至死亡。你愿意吗?

我愿意。

8.

黑子放下手中的白玫瑰与红玫瑰,转身离去,不再回头。

9.

赤司的婚礼过后,他也找不到黑子哲也,也联系不上他。只能通过黄濑等人知道他的事情。

他离开了日本。

10.

半年后。

赤司收到了两封邮件,是黑子的。他想知道里面说了些什么,毕竟他太久没有他的消息了,只能偶尔从他人那里得知。

To:赤司征十郎

 

  征君好久不见,很抱歉之前没有去参加你的婚礼。

  嗯,我离开了日本,四处走了走,世界很大很美好,路途中也遇见了很多有趣的人。真的很开心呢。

  我去了中国的北京,故宫和万里长城真的很壮观,意大利的冰淇淋很好吃,俄罗斯的雪景很美……还有很多地方。真的很有趣。抱歉我好像扯远了呢。

  征君,还有大家现在都应该生活的很好吧?

                                            from:黑子哲也

赤司接着点开第二封邮件,刚点开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他们大学时去滑雪的合照,第二张是黑子在瑞士的滑雪场拍的照。

区别只不过他的身边已经没有了自己的位置。

再往下翻一片空白,邮件最后是一条视频的链接。

画面中黑子的轮廓并无太大变化,嘴边噙着一丝笑容侧头看着太阳,光线使得黑子的脸有些模糊,耳机里传来黑子温柔的声线。

——“赤司征十郎我很想你,但是仅此而已了。”

视频的最后赤司只能看见黑子弯的更深的唇角。

擦去眼角因为看电脑时间过长而产生的生理盐水,起身带笑迎接刚出差回来的妻子,将头抵在妻子的肩头。

妻子笑着说:“怎么了?想我啦?”

“是啊,想你了。”

是啊我也想你了。

可我们都只能懦弱地维持原状,仅此而已。

end

感谢观看٩͡[๏̯͡๏]۶






评论(26)
热度(34)

© 想吃魔法豆的鸡汁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