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糖瓜慧

帅气又可爱 励志做一个甜文写手
黄少天厨 赤黑only 全职杂食

【赤黑】初春

这是一篇写给wu'li大鸟的生贺

被我拖了好几天才写出来这么一点点

还望不嫌弃

@恋爱病 

还是再祝一遍我的大鸟生日快乐!




“站住。”赤司开口,“别藏了,拿过来给我看吧。”
被点名的小职工简直想扇自己一耳光,上班时间没事刷什么爱豆动态,刷动态被抓到就算了,还被经理抓到真的是流年不利……这位小职工一边战战兢兢地想着一边将手里的iPad递给赤司。生怕对方出口责骂一怒之下炒了自己的鱿鱼。
结果对方拿到平板,看到显示屏中的人倒是愣了几秒没出声,反而心情变好,甚至一反常态笑了起来。
“能令人喜欢到这种程度倒也不奇怪。”
留下这句摸不清头脑的话,将平板还给这名职员,让人有些一头雾水。

真的,他就是有这种令人喜欢上他的能力。

毕竟我们的哲也可是个小狐狸精呀,不是贬义的那种。是真的,黑子哲也他不是个人,他是个狐狸精,就是那种可以魅惑得人失了智的那种。

黑子哲也是一年前来到他家的,说自己是天选之人,只有自己能帮助他渡过劫难,然后就眨着他那双透明如水的眸子说着“打扰了。”就进了屋子。
当时的黑子因为参与了几部当时热门的电影的配乐,已经小有名气,但是就这样一个人突然冲进家里对自己说出这样的话,并让自己毫无反驳。真的让人觉得很有问题好不好?
赤司回到自己的办公室突然想起来一年前的事情,想想也是觉得真的挺搞笑的,莫名其妙答应了他的请求。



说实话任何一个正常人在家中闯入一个陌生人都会心怀警惕,更何况这人不仅仅是个公众人物还说出了那样一番吓人的话。
赤司觉得这个人有毛病,他自己也有毛病,要不然怎么就让他轻而易举地进来了。
“我知道你叫黑子哲也,我也知道你现在是干什么的,但是我需要你对你之前说的那一番话给我个解释。”赤司一边为自己杯子加水一边向桌子对面的那人发问。
“就算赤司君知道我是谁了我也还是要正式做个自我介绍嘛。我是黑子哲也,如你所知道的目前我的职业是歌手。至于我为什么提出这样无理的要求因为我是个狐狸精。”黑子一副如同说着今天天气真好一本正经的模样说出这一番话,差点让正在喝水的赤司呛到。
现在可是二十一世纪了,我真的是信了你的邪。赤司忍着翻白眼的冲动在内心吐槽着。
但是接下来的景象就让他愣住了,黑子的头上多出了一对兽耳,身后也多出来了九条蓬松的尾巴在身后摇摆,他舔了舔露出来的虎牙笑了笑。
“这下你信了吧。”


说起来黑子搬进赤司家已经一年了,他说要渡的劫已经来了,让赤司觉得这人还在驴他。

黑子哲也:
麻烦赤司君今天下班继续给我带一杯奶昔,谢谢了。

正想着,黑子的短信就插进来了,说起来明明平常总是一本正经的样子,却意外喜欢香草奶昔这种甜腻的东西,自己每天下班正好顺路也成为了习惯。
啊真的习惯了身边有这样一个人存在了,就连喜好都能摸得一清二楚,在银幕面前是闪闪发亮的大明星,私底下存在感却极低。
说到底其实自己早就习惯了,毕竟这只小狐狸太讨人喜欢了,自己也喜欢。
这可能是一场由习惯转变的单恋,赤司有些郁闷地想着。

一切都像踩在一个模糊的边界上,赤司不知道哪天黑子就因为劫难过了,黑子就会离开。他不清楚黑子心中他到底处于一个什么地位。他不喜欢做没有把握的事情。
回到家已经很晚了,黑子正坐在客厅看着乐谱,脸上架着一副平光眼镜,米黄色的灯光打在身上感觉毛茸茸的。
赤司顿了顿,将大衣拿在手上踏进房间,“抱歉,今天加班有些迟了就没带了。”
“没事。”黑子应了一句便继续专注着手里的本子。
赤司见黑子这副样子,心情也不是特别好,打了个招呼就回房间洗漱了,躺在床上看着手机上的短信发着愣。

其实黑子也有些困倦,他感觉今天的赤司和以往有些不一样。他用一个借口不由分说搬进这个家一年了,他不知道赤司到底喜不喜欢他。
每次想起这个话题他就有些难过,他总感觉在长久的相处下赤司应该也是喜欢他的,可是对方始终没有一个明确的表现。

就如同初春一样,总是令人慢半拍察觉到。

评论(15)
热度(61)

© 一颗糖瓜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