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糖瓜慧

帅气又可爱 励志做一个甜文写手
黄少天厨 赤黑only 全职杂食

【赤黑】入夏

之前初春的后续




又名




两个怂货的双向暗恋




可喜可贺



对于喜欢的人、事、物要勇于追求,这是黑子的母亲清子女士为他上的第一课。



其实在很久以前黑子就见到过赤司征十郎了,且十分狗血和俗套。那时候他们都还小,我们的哲三岁正是刚学会化型的时候,不同于现在。

十分活跃

经常趁着长辈不注意偷偷溜出去玩,结果一个不慎踩到一个不知道什么时候的捕兽夹,腿受了伤变回了原型。正好碰上了暑假回老家探望爷爷上山游玩的赤司,年幼的赤司以为那时候的黑子是条小白狗,便救了他。在包扎伤口的时候小赤司还在一直碎碎念,那时候的黑子表示:鱼唇的人类吵死了!我是狐妖才不是小白狗!别把我和那些狗混为一谈!

“嗷呜!”疼!

“叫你别乱动现在痛了吧?我给你吹吹吧。”包完伤口赤司轻轻抬起黑子那只受伤的爪子认真吹了起来。

看着面前为他担心的小孩,黑子觉得好像这个人类人不错,仔细打量了一下觉得面前这赤发赤瞳的小孩,虽然还未褪去婴儿肥但是长得极为好看,心跳的好快不会是发烧了吧?

糟了宝贝,是心动的感觉。



因为种族天赋的原因,无论是歌喉还是外貌都可以称得上是佼佼者,更别说那很容易让人就喜欢上的感觉,他天生就应该是闪闪发亮的,而存在感低也成为了一个反差萌的卖点。这些种天赋也使得他入世生活更加如鱼得水。

关于一年前的重逢,可能真的是上天安排好的缘分。处于上升期,觥筹交错的应酬是少不了的。就在某一场宴会上,黑子本想就随着上司会见过一些人之后便借着存在感功成身退。却未曾想遇见了儿时的那位救命恩人,褪脱了儿时的稚气在身边一圈成功人士之中也能脱颖而出,露出了锐利的棱角。

太棒了,让人挪不开视线。早已不是最初的小狐狸知道了他心动了。



之后便是他借着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就这样住进了赤司的家中,度过一年了。

昨天赤司的反应让他觉得两人好像突然多了一道看不见的隔阂,令人心中忍不住烦躁起来,自己是不是该冷静一下了?黑子捏着眉头想着,两个人朝夕相处不多不少一年了,虽然不算久,就算没有一见钟情也该有日久生情了吧?那么自己该不该放一放了?

想到什么就做什么,是黑子的一贯处理事情的原则,既然现在处理不好那就出门玩。

新时代的狐妖就是这么,任性。



不管是红之前还是现在身居高位之后,黑子压力大的时候喜欢去发小黄濑凉太经营的酒吧驻唱来释放压力。一来是熟人行方便,二来也可以很好借着夜色和灯光很好地隐藏自己。

赤司加完班回到家时已经是十点半了,并没有看见黑子像往常一样洗漱完坐在客厅处理事务的身影,不由得开始担心起来却又不知道自己有什么理由干涉。



黄濑凉太:

小黑子在我的酒吧唱歌哦,小赤司你来吗?



当赤司赶到酒吧的时候,黑子坐在舞台上的高脚凳上,昏暗的灯光打在他侧低下来的头上遮去大半张脸,骨架略显纤细手臂勾着立麦低声唱着。

“I wanna feel you touch

It’s burning me like an ember

Pretending is not enough

I wanna feel lost together ”

像是察觉到角落里站着的赤司一样,黑子抬起头看向那边,继续唱着。

“To the trouble I’m in

You are you are

My favorite medicine ”

像是确定一样黑子看着他笑了起来,眼里宛如漾着一池湖水,歌词走向末尾和高潮。

“You are you are

Just one last time again

You are you are

You are the trouble I’m in”

赤司在那一刻特别想吻他,想把他藏起来,于是当黑子从舞台上下来的时候赤司的确也将他拉进黑暗中的角落给了他一个吻,带着一种恨不得将他拆之入腹的猛烈。



两人从昨日的沉默一直持续在驶向回家的途中,黑子将车窗打下,带着略微湿润温暖的风吹了进来,吹乱了两人的头发却吹不散两人心中的那一份冲动和想要呼之欲出的情感。

最后是赤司将车停在家门口先开的口,“对于这个吻我很抱歉,是我一时冲动了。但是哲也应该可以感受得到吧,一年的朝夕相处我对你早已不是普通朋友的喜好了。我不知道哲也你会不会像当初你说的我帮你渡过劫难之后你会走,还是说想要因为这次事情我们做回普通朋友。我曾经说过我不喜欢做没有把握的事情,但是……”

话还没说完黑子就亲了上去,抵着赤司的额头,开口叹气“赤司君是笨蛋么,我也喜欢赤司君,很早以前就喜欢了。我以为赤司君不喜欢我,本来打算告白甚至做好被拒绝搬出去的打算。所以谢谢你喜欢我。”


婴儿车戳着里https://m.weibo.cn/6633546374/4272540563710609


所有的故事都有一个落幕,两人酝酿已久的暗恋也在这次坦白中露出尘土,迎来新的绽放。如同即将到来的夏日新生之后便是,蔓延一片的斑斓。


后记:

“所以哲也之前说要渡过的劫难到底是什么?”

“对不起征君,那是我之前对你心怀不轨的一个借口而已,不是故意驴你的。”


所以说真的被驴了呢。

:)


评论(4)
热度(51)

© 一颗糖瓜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