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糖瓜慧

帅气又可爱 励志做一个甜文写手
黄少天厨 赤黑only 全职杂食

【赤黑】馋嘴

cp:赤司征十郎x黑子哲也

是上次芋真的点梗@Ushin 

希望大家喜欢

毕竟ooc属于我,人物属于卷叔

赤司征十郎将最后一盘蛋糕胚放进去烤箱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了,从厨房的窗户看出去,街道上空荡荡的。暖黄色的路灯下有些许小虫聚在灯下打转,令夜晚不至于那么寂寞。
打开电脑公众号,是各种询问定制蛋糕和甜品的消息,叹了口气一边庆幸自己现在生意越来越好赚得越来越多一边觉得也越来越累了。笑了笑,将电脑关上准备去休息了。
爬上床的时候又突然想起什么,把另一个私人社交账号打开发现两个小时之前有一条私聊。
Ambrosio: 今晚上上游戏么?
这才想起自己前几天约了游戏队友打竞技场。觉得果然是太忙了都忘记了有答应别人的事情没做,还没打招呼。赤司心中满是愧疚的想着,给对方发去抱歉和解释了原因。
Ambrosio:没关系,太忙了可以理解不过下次记得给我发个消息哦。^_^
没想到对方意外的是秒回状态并且不在意,这让赤司心里松了一口气,也越发觉得对方态度真好。
Ambrosio:早点休息吧明天还有工作继续加油,晚安。
。:恩晚安你也是。


赤司征十郎是为了求学才来到英国的,曾经的日不落帝国仍然是作为发达国家而领先着,在学术上更为尤甚。可对于远道而来的赤司来说,为了适应伦敦的雾和不合胃口的食物,费了好大一番功夫。从曾经只会简单的水煮蛋到最后被生活磨练出优秀的厨艺,其中的血与泪,恐怕只有自己知道。
第一次碰到黑子哲也,是在午餐时间。赤司喜欢自己做好便当然后坐在草地上靠在树底下享受自己的午餐。走到平常常驻的休息地时发现黑子正坐在那,啃着便利店买来的三明治,身边放着一本厚重的《文学研究史》。对方看见了他,抬起头笑了笑便算是打了个招呼,自己也坐在一旁开始准备享受着自己的午餐。
吃到一半发现感觉之前遇到的小哥好像在一直看着他,准确的说是看着他手里的饭菜。黑子被发现后也没有慌张,反而正式地向赤司自我介绍起来,经过一番交谈,发现两个人租住在同一栋公寓里面。惊喜之余赤司还是发现黑子时不时会向自己的饭菜瞟去,笑了笑便主动邀请黑子一起吃。“那就不客气了。”黑子笑着向赤司道谢。赤司征十郎发誓他绝对不是因为黑子的怨念像文字泡一样具化了才主动邀请他吃饭的。
知晓两人住在同一栋公寓之后,两人越发熟悉,赤司征十郎曾经说道这是靠饭碗维和的友谊,却被黑子哲也一本正经的否定,然后问着今天的午餐考不考虑做中华料理。当看到对方大快朵颐的时候,又觉得其实这样挺好的。
临近毕业,好像所有人都开始忙了起来了,赤司征十郎却始终觉得好像自己没有一个定数,他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想做什么事情,纵使有丰厚的家底撑腰,一事无成也不是他想要的生活。黑子也开始忙了起来,借着家庭的资本和自己的兴趣,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开始组建的过程难免是艰辛的。就这样想着想着,突然发现黑子也很久没有来串门蹭饭了,想来还是忙碌着。
“既来之,则安之。”黑子边解决手下的食物一边和赤司说道,“人生是不断在发生变化的,路是慢慢走下去的。迷茫大家都会迷茫的,时间段不同的,包括我自己。在学校中再优秀可是出了社会,我只不过是一个从头再来的菜鸟而已。所以别担心,事情横竖都会过去的。”
不管好的坏的,没有选择那就选择不选吧。


一晃毕业两年了,赤司征十郎没有选择回家继承家业,选择留在英国开了一家茶馆,也提供甜品和吃食。临近毕业之前没有做出来的选择最后也找到了自己想要的,赤司父亲表示我还年轻着呢你也还年轻着呢,就算你爹死了遗产也够你吃一辈子了,自己开心就好了。啊真是开明的父母。
这两年中发生的变化也很多,不管是自己还有曾经的友人。说道黑子,尽管最初是青涩的菜鸟,也受到过同行的恶意竞争也好,凭借着自身的优秀和年轻的锐利,现在带领的团队算是行业中年轻一代的佼佼者了。哲也也是一如既往的牢靠啊。赤司正怀念着毕业以来的艰辛。
突然听见店门口的风铃作响,以及一道熟悉的声线“赤司君,早上好啊,我又来蹭饭了。”
赤司心中表示他要收回对黑子的夸奖,并且开口对黑子哲也第n+1次蹭饭表示谴责。
微笑着开口,“好个屁啊!”
黑子无视了赤司这句话,继续端着一副商业假笑朝着靠窗的位置走过去,从吧台经过的时候顺手端走了赤司刚刚切好的水果和刚热好的巧克力奶。
然后赤司征十郎就看着自己准备好的早餐进了黑子的嘴里,心想着:哲也你是几天没吃饭了,饿死鬼么。可是张口却是关心“哲也在家里都不会做饭的么?哦对不起我忘了某人之前熬绿豆粥都能把绿豆熬成碳,厨房都炸了呢。”
“赤司君你知道就好了,谢谢款待我不客气了”
赤司心里白眼都快翻上天了,表示你客气了个鬼。说到底不管是临近毕业的选择还是对兴趣的发掘,黑子哲也都算是他的一个契机。大学期间两人身为同学和邻居,在越来越熟悉之后,得知黑子哲也就是那个之前把厨房炸了引来消防的那位住户的时候,主动将对方的伙食也给承包了。久而久之在这片黑暗料理的国度中厨艺的发展向康庄大道马不停蹄地狂奔,不管是什么样的美食赤司征十郎查询一下做法便能自己也能做得出来。
至于真正想要开店的念头,是刚毕业那会儿,自己没什么事情做便自己做了些甜品寄放在咖啡馆里售卖,结果意外的销量不错。来蹭饭的黑子知道后,随口提了一句“即然赤司君的厨艺这么受人喜欢,干嘛不开店呢?”无意中的一句话促成了如今局面,但是看着这时不时来蹭吃蹭喝的黑子哲也,赤司心中总是时不时呐喊“赶紧来一个人收了这妖孽给他做饭吧!”


开店之初,赤司虽然手忙脚乱了一阵子,但是随着越来越好的口碑,带来了更多的食客,生意也更加好。钱虽然是赚了,可是也更忙了。排泄压力之余便开始打起了网游。选门派时被介绍页面忽悠选了个可奶可打的职业,看中职业的高爆发并认为真男人就要玩dps的志向,选择了修炼dps心法,日后却发现自己是个脸t一般的存在。每每想到此刻都觉得自己脑子抽了水,可是一开始练小号准备借此职业时却又百般嫌弃重捡大号,并念着花间赛高!真香警告啊兄弟!
说起来练手法的时候更是心酸,每个主城的切磋场地都被自己擦过地板,赤司征十郎时常觉得游戏中最美的风景不是自己门派的花海,也不是纯阳的苍茫大雪,是竞技场中每一寸被自己角色鲜血擦过的地板。
赤司在一身手法练出来的时候最感谢的是他的师父兼jjc队友,全靠他一手不离不弃,带领着赤司无限擦地板。
这位师父可以说是五星好师父了,面对他小白时的蠢样不离不弃,一把屎一把尿将赤司奶成一株食人花,忘了说这位师父是朵妖花而且是个萝莉体型,而且是个奶妈职业。用他的话来说,看着自己的女儿一口气力挽狂澜很爽。
赤司觉得他这个师父脑子有时候容易短路!


因为职业的脸t属性两人经常找不到队友,于是只能互相搭伴,本是无聊之余的消遣结果到最后竟然上了服务器排名,让人着实感到惊讶,于是两个人便交换了私人社交软件账号,以便有空约着打游戏。
对于自己这次放了别人鸽子,对于赤司来说着实有些难受,便想着为这位隔着网线的亲友送去一些歉意的补偿。点开对方的资料信息发现对方竟然也和他在同一国家,略一思索也对,按照他这个上线时间不是时差海外党哪里吃得消,更何况约着打竞技场。便给对方留言。
。:师父要是不介意的话,能否给我个地址给我一个道歉的机会。正好我厨艺不错,师父想吃什么尽管说。

对于这个道歉,赤司认为是有讲究的,每次打竞技场的时候,赤司总是能听见对方那边传来除了不是键盘的声音就是在吃东西悉悉索索的声音,不是在拆包装袋就是在拆包装盒。让他一度觉得对方是黑子哲也。又觉得对方不可能打游戏便打消了这个念头。
一说到吃对方果然兴奋,秒回。
Ambrosio:泡芙!
地址xxx路173号xxx公司前台就好。谢谢徒弟!
赤司觉得这个地址有点眼熟,但是一下子又想不起来,第二天准备找人送过去的时候才想起来是黑子的公司,感觉好像有些事对得上号了。比如Ambrosio曾经向他调侃道说他自己做饭很难吃曾经的同学现在的好朋友兼邻居做饭超好吃,一对比觉得外卖也就这样,只能吃自己到处海淘回来的零食来解馋。
得知到这一点之后便对这位挚友心中存留了一丝挑逗的念头。于是在发送客单时,时不时将一些小糕点送去黑子的公司。两个人的游戏账号日常闲聊也更多了起来黑子有过要他别再送的念头,却又被他将话题带了过去,事情又是不了了之了。而黑子则继续被投喂着。
隔了好些天,赤司在店里见到了许久未见的黑子,看着黑子稍显圆润的脸,心里是心满意足的,他一直都觉得黑子身为一个男孩子太瘦小了一点如今终于有肉了。本想开口问黑子想要吃些什么,黑子张口就说:“赤司君你知道吗,我打游戏认识的一个徒弟做得点心超好吃,就像你做的一样……”听着听着赤司有点来气,又觉得自己在吃自己的醋来的什么劲啊。伸手捏住了黑子的腮帮子捏了捏,唔手感不错赤司这样想着,开口道“网络上的人要注意安全,出了事都不知道!”
“乱说我徒弟才不是这样的人!”黑子说完拿着做好的纸杯蛋糕便回了公司。
所以我到底吃自己的醋干屁啊!赤司懊悔的想着,却没发现黑子拿走的那一份蛋糕是他平时为“师父”准备的下午茶糕点。


回到公司的黑子一边品尝着他的下午茶一边傻乐着,蹭了几年的饭了他还能吃不出赤司做出来的食物的味道么?来啊互相伤害啊看谁伤害得过谁!我等你憋不憋得住!
回到家先是询问了一番赤司上不上线游戏,结果上了游戏发现正好是游戏活动期间,情缘任务可以拿活动挂件。黑子觉得机会来了,于是便私聊对方要不要情缘,结果那边的赤司气得拔了网线。觉得黑子怎么能向陌生人求情缘。
气急了的赤司对着黑掉的游戏屏幕大眼瞪小眼,直到裤子口袋里的手机传来震动才清醒了过来,发现打电话过来的正是黑子。接了电话便是没好气地不吭声,直到对面传来黑子憋笑的声音“徒弟弟情缘么?”
“你怎么就知道了……”听见黑子声音赤司瞬间没了底气。
“那我就当你答应了,那么男朋友,你管饭么?”
“管,当然管。”



Fin-
来啊互相伤害啊

评论(6)
热度(109)

© 一颗糖瓜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