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糖瓜慧

帅气又可爱 励志做一个甜文写手
黄少天厨 赤黑only 全职杂食

【赤黑】童年恶友

ooc是肯定的

就是心血来潮想到的就写了

就是单纯想写俩人互怼互熊

希望大家开心




在第八十一次被母亲惩罚揪到花园给种的菜施肥除草的时候,黑子哲也表示他真的最讨厌赤司征十郎了。
别人家的孩子真的太讨厌了。

黑子哲也蹲在菜旁,做出一副沉痛的深思模样,实则想尽办法准备偷懒。他实在不懂别人花园里要么种花要么就是一片可以玩耍的草地,而自己的母亲却别出心裁得想到了如此接地气的规划,将本是花园的一片地里种满了茄子和小辣椒以及大蒜。而自己皮一下必会被赤司搅局,然后被母亲发配到菜园子里来美其名曰锻炼身体提前感受生活的不易社会的心酸的除草惩罚。

而次次黑子哲也都要告诉自己你已经是个大孩子了,你不能和赤司那个小朋友置气。全然忘却了自己比赤司小一个多月的事实。

说起来赤司征十郎和黑子哲也的渊源那可久了去了,两个人的母亲是结拜姐妹淘,结婚了又凑巧买到隔壁,连带他俩还是胚胎的时候就已经订下了“娃娃亲”,结果出来了都是俩带把玩意。让两位母亲着实失望了一波。

孩子嘛生出来就是给来玩的,这是黑子那不靠谱的老妈的想法,和好姐妹当不成亲家着实遗憾,就给黑子买来女装打扮一番,结果越发来劲。好一个清秀的小美人啊!

直到五岁被赤司掀了裙子嘲笑了一番之后再也不肯穿裙子了,这让黑子妈妈失落了一番,直到今日还时不时将相册拿出感慨。多可爱啊。

黑子哲也模糊记得那时候本来刚进幼儿园就他和赤司没哭,还有着一起看别的小朋友哭当闹剧看的革命友谊。结果吧这赤司在大家做游戏的时候硬是要手贱掀他裙子,掀就掀吧还嘲讽他不是个正经男孩子。于是一起看戏的革命友谊说翻就翻!

从此他俩就开始拧上了。幼儿园争小红花,到小学争奖状证书,皮一下互相必定搞事情。


赤司征十郎真的好讨厌黑子哲也,他觉得黑子哲也不仅是讨厌的别人家的孩子,还是一个爱情骗子。

赤司征十郎模糊记得小时候自己的母亲时常带着自己去隔壁找好姐妹串门,然后指着黑子哲也说这就是你的小新娘好看吧!他那时候看着洋娃娃打扮的黑子只觉得这个妹妹超好看的!

上了幼儿园就他俩没哭,他们都懒得哭,而且还笑着看别人哭,他就觉得这个妹妹超棒的。后来啊,他发现这个“妹妹”好像和自己性别一样,他觉得自己受到了欺骗。回到家和母亲说,结果还被哈哈哈哈!

赤司征十郎觉得,年仅五岁的我,心好累。




骂脏话,扯头发,吐口水,打群架。是最低级的,赤司征十郎和黑子哲也都对此感到非常不屑。他们这种属于表面兄弟,背地互掐,一致对外,和平内战的关系才是最骚的。

黑子哲也喜欢喝香草奶昔,小孩子嘛喜欢甜腻的东西无可厚非,但是同样没长大自以为是大人的赤司征十郎却以此来嘲讽黑子,no zuo no die。

“啊对不起赤司君手滑了一下。”赤司看着新衣服被弄得粘粘糊糊的,脸瞬间黑了下来和笑的眼不见牙露的黑子成为鲜明对比于是假装不在意实则耍小伎俩在黑子妈妈面前晃悠了一圈,呵,和我斗。




冬天到了,又到了动物们沉睡的季节了,即便如此,某些人搞事的心情也是永不停止的。

“赤司君你说这个池子结冰了人能不能站上去啊。”将脸埋进围巾的黑子瓮声瓮气地问着赤司。
“呵,哲也你是不敢么。”这是戳到了黑子哲也的痛点。

身体素质一般,运动能力还需要努力,曾经被父母拐着去滑雪场,和赤司一起滑雪结果两个人撞到一起,屁股摔得疼得一批还是其次。主要是心灵上的创伤,被双方父母抓到一起排排坐训斥才是重点。

赤司见黑子发愣,结果自己先去脚尖点了点感觉冰面还算是结实,于是扶着黑子一点一点的蹭着。黑子看着赤司脑子里却想了一万种冰面破裂赤司一身淤泥的糗样。

俗话说得好,人啊不能够乌鸦嘴。

赤司和黑子两个人一起坐在医院的病床上裹着厚厚的棉被,抱着热水袋,
打着点滴,床底下散落着一堆堆白花花的纸团。

“呵这么胖还敢去冰面上。”这是出自黑子妈妈的口中。
“呵两个傻蛋。”这是来自赤司妈妈的口中。

不愧是好姐妹。


窝在同一床棉被中被训斥病恹恹的模样的二人,突然有了些同病相怜的意味。
呵都是假的。

“哲也不吃药是不对的,小心我告诉阿姨。”

听到这话,黑子一反之前在护士姐姐面前的倔强,以视死如归的态度吞下了药,“赤司君,打小报告是不对的!”

“呵彼此彼此。”

护士姐姐今天也觉得带小孩心好累。

吃完药两个人躺在床上,并且互相喂对方粥怎么看这个场景都很诡异,与此同时还时不时对正在播放的动画片进行吐槽,这是什么发展?



一周后两人出院,可喜可贺。

在第n不知道多少次两个人互相皮一个被惩罚除草一个被罚抄书之后,表示我真的最烦赤司征十郎/黑子哲也了!

Fin_

评论(6)
热度(79)

© 一颗糖瓜慧 | Powered by LOFTER